疫情期间,大学生创业者的危与机

疫情高危时期过后,全国疫情防控管理转入常态化,学生返校,工人复工,一切恢复正常秩序。

然而,刚刚“破壳而出”的大学生创业者面对前程,应当何去何从?疫情压力下,大学生创业者的危与机是什么?我们且看黄子豪是怎么做的。

校门封锁,“保护门”成“隔离门”

华中师范大学,木子岚工作室的创始人黄子豪在2月底就听到了“危险”的讯号。

他所创办的校园在孵企业,一直以来都是从事高品质游戏和动漫制作,手底下有40多名员工,年营收400万左右。在疫情暴发不久,学校封锁,黄子豪就着急忙慌地打听合适的校外办公场所。在4月初线下复工之后,他就立马带领团队辗转到了一个商铺里过渡,但由于办公设备大都搁在校内,他又不得不花好几万元重新购置应急。

在焦灼中度过一个月后,眼见创业园开放无望,这位90后创业者下定决心租下一层350平方米的写字楼,“蚂蚁搬家”似的,用电瓶车将公司从校内搬了出来。

“以前在校内是大学生创业扶持项目,租金有奖补政策可以申请,多了一层保护门。但现在算上租金、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,相比于校内,公司每年要多出20万元的租房成本。”

据黄子豪观察,在华中师范大学校内创业基地,除他以外,还有29家学生创业企业,由于公司规模小、底子薄,没有富余的资金再租新的办公室,都曾苦苦地等待开学,受疫情影响,订单量大幅减少,有13个学生创业团队亏损额达20万元及以上,甚至有些直接倒闭。

逆境直上,寻求突围

“危机亦是转机,这场疫情的浪潮给所有人上了一堂风险教育课。”黄子豪如是说说。在他们搬入写字楼里后,虽然运营成本多了,但公司效益相较于以前也在增长,因为新公司形象更好之后,他意外地发现这样反倒更有利于公司的长远发展。

校内孵化存在一定的问题,因为校内创业基地归属于学校,被当作教学楼管理。入驻校内3年来,员工每天上下班得与学校作息制度同步,很多管理也得遵从校园规定,“很多客户来公司一看,与学生混在一起,对公司的实力认可也会大打折扣”。

“做企业说到底是市场行为,与上学不一样,讲究效率,要跟紧市场。校内创业基地适合短期孵化,但过于依赖校园的保护,对公司长期发展不利。”尽管疫情期间,公司损失达64万元,但黄子豪坚信,越早接受市场磨砺,团队越能快速成长。

在疫情的危机中寻找商机,逆境直上,顺势而为也成为创业者的破题思路。团队的合作方式在危急之中求变,这是作为一个成熟的大学生创业者都应该具备的认知思维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缘分创业网 » 疫情期间,大学生创业者的危与机

赞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