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门科技创新领域,直击深圳创业投资者的坚守

大多数技术投资人的观点是,技术项目“又费柴火又费人”,技术投资是个慢生意。但在深圳创业投资圈有一群投资者,他们坚持着对技术投资方向的支持,为什么呢?

“技术投资回报很慢,但如果我们不做技术投资,可能就没有人愿意做技术创业者了。”姚海波身材不高,语速缓慢,在南山的一栋写字楼里,他双手握着一杯茶,坐在一个硕大的会议室。

1、实用主义者:周奇

周奇是金沙江联合资本管理合伙人,和许多投资人不同,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三个完全没有交集的领域,研发、销售,再到投资,中间又去创业,最后回到了深圳创业投资领域。

周奇语调很高,讲每一句话时都颇为笃定。在投资领域,周奇是个实用主义者。在他眼里,投资人既要有梦想,又要重视落地、回归财务回报,技术投资也要看商业本质。

在投资趋势潮起潮落的深圳,这是一群技术嗅觉最为灵敏的投资人,他们需要接受完全不同的两面信息:海派的科学家与本土的生产线。

在这些年的训练积累下,从华强北的贸易状况,再到宝安工厂的产能,又或者是哪位博士下榻到了南山科技园,他们都能第一时间获知。

2、慢速投资者:周绍军

相比电商类的互联网项目,深圳创业投资技术投资方向多而专业,项目不仅要论证技术可用性,还需要在工业上论证是可以规模化,互联网的投资逻辑和估值体系在技术投资方面并不适用。

互联网投资人15分钟见一个人,我见个人可能要一个小时,也不可能有半个钟打款的事情,项目的实验室、工厂,一定要去看。”周绍军说。

用一个比喻来说,如果互联网投资人们在上海香格里拉大酒店和创业者聊互联网项目,那技术投资人可能正坐着绿皮火车去还没通高铁的山沟里、工厂里、矿区里调研。

做完这些工作之后,周绍军才会最后进行决策,而这是一个非常长的周期。在深圳创业投资领域,谁也不能任何一次的下注的赢面有多少,纷繁的新技术面前中更是如此。

“技术调研只是一方面,更多是基于多年的经验,你的直觉会告诉你,这个方向是不是ok的。”周绍军说。

3、“点亮”也伟大:姚海波

技术逻辑是投资的基础,但除了冷冰冰的原理分析,姚海波认为,兴趣,才是决定一切的因素。

深圳创业投资中的科技创新投资的周期很长,资金金额需求大,人才要求高,许多方面都比模式创新要难度大得多。十年一个回报周期,在技术投资行业是常见的事情。因此许多创业者很难持续获得足够的资源,投资者也没有足够的耐心去投资技术。

姚海波曾经投资的柔宇科技是一家研发柔性显示屏幕的公司,创始人海外科学家背景,当时带着先进的技术论文来到深圳,试图寻找产业化的机会。但在最近,因为融资多轮,估值高达50亿美元,但应用匮乏,这家公司正处于舆论的旋涡当中。

“大家对柔宇的评价我都接受,但在投资角度,当时我们投入的成本只有一个亿,现在到了这个价格,无论如何,这个项目都是成功的。”姚海波说。

“我看着他们从一无所有,到点亮那个塑料布,这个过程难道不伟大吗。”姚海波说。

从这几位深圳创业投资人身上可以看到,谁都不愿意放过下一个时代。在移动互联网开启的模式创新时代,北方的资本在头条、滴滴、美团、摩拜等互联网项目身上获得了火箭般上升的收益,相信在南方的技术创业也不会止步于此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缘分创业网 » 冷门科技创新领域,直击深圳创业投资者的坚守

赞 (0)